“渴的时候含一口水再吐掉”他们这样在方舱医院执勤

除了医护人员、环卫工人

是他们在方舱医院坚守的日常

也没想到穿上这么不舒服”

“鞋套、手套全部扎在防护装备上”

在感染科,不分你我,不分年龄,无须动员,都已经加入了救护前线的第一梯队。穿上白大褂,踏进病房,他们使命感满满,没有什么是比拯救生命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病毒感染有特效药吗?

然而我们熟悉的流感和普通感冒(即上呼吸道感染,70%~80%由病毒引起),多数由病毒感染引起。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仍然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可以治愈。是药不行?还是没找对方向?有请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秘书长孙永昌给我们答疑解惑。

孙永昌指出,但这并不是说病毒感染无药可治。目前有多种抗病毒药物,可以通过不同作用机制抑制病毒复制,可有效治疗病毒所致疾病。例如可用于治疗单纯疱疹病毒和带状疱疹病毒感染的阿昔洛韦,用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和流感病毒感染的利巴韦林,用于治疗肝炎的拉米夫定等。大家熟知的,还有用于治疗流感的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奥司他韦、帕拉米韦、扎那米韦等。

自己是下午1点钟上岗

“现在疫情严峻,医生、护士都连轴转。作为护士长,能做就多做一点。”吴美琴说的时候,忙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护士姐妹们都很积极主动,都说随叫随到,最让我感动的是她们的‘淡定’,无论我怎么安排,她们毫无怨言,怎么安排怎么上。”

但从早上10点钟就不敢喝水了

病毒则不然,彼此之间的侵染机制和复制机制都差异极大。一种抗病毒药物的思路往往很难推广到其他种类病毒的研究中。这也导致了抗病毒药物的研究变得更加困难,药物的适用面也很窄。

谈及未婚夫朱峰林,陈锦绣说他的工作更忙碌,都坚守在阵地上,有时候夜里接到紧急任务,他便要立刻返回岗位……

因为疫情春节期间都没能回家,陈娅妮的父母在家纵使有千万个担心,怕影响她工作不敢给她打电话,打了电话也不敢多问。于是,纵有千言万语化为一句“你吃饭了吗?”所谓的白衣天使,在父母的眼里只不过还是一个孩子。

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截图

督导员负责督导小组成员穿脱防护装备

并再次交代督导员给大家把好关

“原定于正月十六的婚宴,由于目前疫情严峻,婚期需要延迟,具体时间到时候会通知大家。”2月9日,原本是仙居县人民医院普外科朱峰林医生与血透中心陈锦秀护士的大喜之日,一场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这一对”90后“小夫妻商议后,决定取消婚礼。

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的警察

“体验了一把宝宝的感受”

随后,教导员在大家的衣服上

病毒感染怎么治?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在进行抗病毒药物治疗时,会对宿主细胞产生杀伤作用;另一方面,抗病毒药物可能并不能进入到细胞内有效杀伤病毒。

吴美琴是仙居县人民医院感染科的护士长,在这个特殊时期她的忙碌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不仅要到隔离病房开展工作,更要统筹科室护理的方方面面,各个科室、部门沟通。

警察们甚至穿上了尿不湿

最爱的你 是我最亲密的战友

“走上工作岗位后,第一次上‘战场’,肯定紧张心慌。”刚刚工作不满半年的护士陈娅妮歪着头想了想说:“当我们进入病房之后,其实我们更多想的是患者,我看到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护士说我不想去隔离病房。”

图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 仙居供图 

“抗病毒药物的研发相对于抗菌药物明显提高了一个难度等级。”孙永昌说。

图为:朱峰林医生与陈锦秀护士 仙居供图 

“不敢吃,吃得多,排泄也会多”

贴上“武汉公安”几个字

谈起这次疫情,他习以为常地说:“这是一个感染医生应有的职责。”

抗病毒药物其实就是抑制病毒繁殖,由于病毒已经侵蚀了细胞,如果要杀死病毒,需要把细胞也一并杀死,因此是不可取的,目前来看药物都以抑制病毒复制为主。

面对各种困难与压力,但他没有退缩,不仅自己努力坚持,还为团队加油打气。让同事们印象深刻的是,他整个春节期间都未能回家吃过饭,戏说他是“搬进医院吃住”,驻院战“疫”。但他不以为然,“这是我份内的事,全院上下都在忙,不稀奇。”

“拉链拉到头,封条扎好”……

其实,药物研发本身就是一个耗时、耗力、耗费金钱的过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并不是所有的医药公司都具备研发能力,特别是对抗病毒的药物而言。

如果白细胞、中性粒细胞或C反应蛋白值偏高,出现任一数值偏高,都可能是细菌感染。如果上述三项数值正常(或偏低),并伴有淋巴细胞值偏低,则提示可能是病毒感染。

细菌和病毒有什么不同?

生活中常见的感染,分为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两大类。就医时,医生会依据血常规来判别导致感染的可能性,然后对症下药。

图为:医护人员工作日常 仙居供图 

专家表示,抗病毒药物也不像抗生素那样具备广谱性。如果你被细菌感染,医生往往会直接开药,不会去探究你到底是被哪种细菌感染的,因为临床上常见的病菌大都能被主要的几种抗生素杀死。毕竟,无论哪种细菌,它都是细胞,有着总体上相似的生理机制。

疫情发生以来,该院感染科主任朱火明第一时间迅速行动,组织腾挪病房、清理消毒、检查设备、搬运物资、参加协调会,负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患者的收住、重症病例会诊以及上报工作。

准备从驻地去江岸方舱医院执勤

抗病毒药物的作用靶点非常多,研发难度增加,真正落实到某个抗病毒药物时,可供选择的靶点又非常少。

为了筹备这场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两人从半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尽管双方工作都很忙碌,但从确定婚期的那一刻起,他们抽出时间筹备婚礼,为这场婚礼注入了很大的心血。

“备用口罩拿了没有?”

陈娅妮口中的医生护士,他们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更是患者的守护战士。

1月17日下午,一女网友在微博个人认证账号上,晒出四场照片,并称“闭馆日开车进故宫”,因故宫数年前就已禁车入宫,该名网友此举引发热议。

“我们希望他俩能照顾好自己,疫情结束办一场庆祝胜利的婚礼,在战胜疫情后,他们的婚礼会更有意义!”小夫妻的背后,是坚守支持并守护着他们的父母。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能战胜疫情,在不远的春天,拥抱美好。(完)

小夫妻统一战线后,便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做血透的病人本来体质就较弱,尤其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对他们来说危机四伏。

连日来,他奋战在一线工作岗位上,几乎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有时候忙过了饭点许久,他才吃了几口又接到了工作电话,一天电话多达100多通。

且细菌主要在细胞外增殖,不依赖于宿主细胞,因此可以通过抑制细菌细胞壁的合成、改变胞浆膜的通透性、抑制蛋白质的合成、影响核酸和叶酸代谢等方式,从而杀死细菌。

图为:朱峰林医生与陈锦秀护士 仙居供图 

除了水,他们连饭也不能正常吃

对抗细菌感染的主要药物就是抗生素,临床中常见的扁桃腺化脓、猩红热、细菌性支气管肺炎、支原体肺炎等都需要强有力的抗生素治疗才会有很好的疗效。

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该院感染科医生李成每天都是全副武装,戴护目镜时间稍一久,里面全是雾气,同时还要不断从厚厚的口罩里费力地喘着气。眼镜上的雾让他迷迷糊糊看不清楚,只能近距离凑近患者仔细观察。

抗病毒药物研发很难?

药物都是以病毒复制过程中的某个环节作为靶位,因此对不进行复制的潜伏病毒无效。例如疱疹病毒潜伏于神经节可躲避药物作用。

陈锦绣作为血透护士,坚守一线,成为他们坚强的后盾。“因为有些患者一旦停止透析,就会面临生命危险,而且最近疫情封路,一些常年在外做透析的患者回到仙居,对于他们的病情我得更加了解,才能更好地为他们治疗。”陈锦秀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为了不对透析患者治疗造成影响,她希望自己能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哪怕再辛苦都值得!

要一直到晚上7点下班才能再吃东西

大队教导员也开始“唠叨”

孙永昌解释称,细菌有细胞结构,可以进行一定的独立自主的活动并进行增殖。病毒没有细胞结构,必须借助活的、有细胞结构的生物,才能够进行自身的增殖。

因为在方舱医院里穿着防护服

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基因测序等新技术日趋成熟,相信克制新病毒的新技术、新疫苗将会更快出现。

每一个准备细节都反复强调

孙永昌表示,某些病毒如艾滋病病毒(HIV)、甲型流感病毒的复制突变率特别高,易出现耐药性毒株。病毒永远在进化之中,近20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个病毒到来,都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初期是难以有办法预防的。譬如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瑞德西韦,用于新冠肺炎治疗或许有效,但是仍需要临床试验来明确。

教导员一个个检查大家的穿戴

刑侦大队重案二中队中队长余飞燕说

疫情暴发以来,陈锦绣还主动申请加入该院应急救援队,不分昼夜地坚守在工作岗位。如有病友对用药情况、用药剂量不清楚,她总是不厌其烦地解答。

常常拿这件事互相开玩笑

“我觉得婚礼延期在疫情面前是小事,虽然婚礼推迟,但幸福不会延期。眼前抗击疫情才是重中之重,虽然辛苦,但是我们心在一起!”陈锦绣眼里闪烁着甜蜜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