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访王晓红服务业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之一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9日电(吴亦涵)12月19日,由中新经纬主办的“财经中国2020V峰会”在北京举行。本次会议以“创新的力量”为主题,邀请经济学者、企业代表和媒体高层等近300人与会,共同探讨经济创新发展的经验和路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教授王晓红在会上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专访时表示,中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而在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时期,服务业将会是经济增长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动力。

“创始人普遍在报了一个估值后,紧接着一句话:可谈。在可接受范围后,估值打折或下调都是可以的。”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复工后接触了一些项目后发现,疫情下创业者更加务实了,无论在融资额还是估值都更为理性。

项目的收尾工作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团队在疫情期间全员线上工作,并集中安排合伙人签署各类交易文件,在2月刚刚完成25家企业的投资。值得一提的是,红杉这一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不降反增。

吴世春则认为,这次疫情会导致投资机构更难募到钱,原本能出资的个人或是企业,他们自己也受到了影响,或是他们心理上倾向于观望。而且很多资产像商铺、土地房产的资产价格会降低,会变得有吸引力,这些地方会吸引钱进去。

往常开年先募资,但今年VC/PE圈的步伐被打乱了。

无独有偶。为协助被投企业在疫情时期平稳运营,四家知名机构——愉悦资本、BAI、蔚来资本和钟鼎资本开启线上Demo Day。在未来的两周里,这四家机构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共同举办2场线上DemoDay,围绕企业服务和消费两大主题进行项目对接。

“有的已投公司希望再加一轮融资。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也要根据基金本身的策略和公司目前的情况来判断是否加投。”曦域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晓黎坦言。

其次是加大一些服务业的开放程度。目前我国一些服务业,已经发展到了需要开放的瓶颈期,像金融、互联网、信息技术、医疗等领域的发展,都需要在国际交流中发展,通过开放来引进人才、技术等先进要素。

没想到,公司估值被疫情打了下来

针对口罩等防护物资(耗材)需求变大,福建省商务厅厅长吴南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闽籍海外侨胞捐赠的口罩已超过100万个,这些物资正在陆续抵达福建;相关部门也抓好生产、调度,将扩大生产规模。

被投企业不能耽误,LP也不能。“我们复工就把被投企业调查了一遍,梳理好做好报告递交给LP。LP需要了解疫情可能会对项目退出产生多大影响,基金长期业绩预期是否会调整。有些母基金在做调研,我们也要配合填一些表格。”曦域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晓黎表示,“手头还有个项目,这一两周准备打最后一部分款项,春节前已经打了几笔。”

最后是建设更好的生存环境。包括完善我国的基础设施、构建更宜居的生活环境、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保护好知识产权,这些对于吸引人才流入、发展服务业也同样十分重要。(中新经纬APP)

在101例确诊病例中,福州市30例,厦门市7例,漳州市7例,泉州市18例,三明市10例,莆田市17例,南平市3例,龙岩市1例,宁德市8例。

不过,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也表示,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项目估值的确会有松动,但不会大幅调整,再缓1—2个月,也不见得会错过好项目。

“今年的募资是会受影响的,我也知道我的很多好朋友,他们今年春节之前的close一个基金,但现在没办法签字,没办法做最后的谈判。”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在最近举行的沙丘学院系列公益讲堂上说道。

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甚至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受到疫情的影响,投资总监和投资经理担心会被裁。多位投资经理坦承了自己的担忧:被投企业大多受到疫情的影响,合伙人将重心放在投后,下面的人出手新项目基本无望了,搞不好还要裁掉一些投资端的人手。

在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看来,2020年,基金行业会出现分水岭,好的机构会更好,不好的则可能会被快速淘汰。“如果说资本寒冬是2019年创投圈的基本论调,那么现在是寒冬更冷了。此次疫情会加剧整个VC行业的洗牌。”

福建省台港澳事务办公室在信中提出,广大台胞台企要彰显“两岸一家亲”的大爱情怀,带头倡导健康生活,加强自我防护措施,不聚餐、不集会、少串门;同时,生产相关防控物资的台资企业要履行好社会责任,为保障供应作贡献;假期后恢复生产的台资企业,要积极做好健康管理服务,确保疫情防控工作和生产经营活动正常有序开展。

目前,福建已确定17家省、市级定点救治医院和75家县(市、区)级定点救治医院;依托福建省立医院成立专家远程指导中心,采取24小时值班,通过远程视频开展会商会诊;加强入闽通道管控,实施乘客体温监测;全面管控野生动物,从严惩处非法猎捕野生动物行为,全面禁止野生动物贩运、交易,坚决切断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渠道。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我们春节前有几家公司,已经做完DD(尽职调查),答应大年初十的时候,我们会把最后的流程走完,因为这时候不愿意去耽误创业者。”

“第一项工作就是抓投后,我们已经跟被投的100家企业沟通过,了解疫情对他们的影响。给他们出出主意。一方面,业绩好的不要冒进;另一方面,10%受到较大负面影响的企业想办法借钱或者砍掉部分业务,不赚钱的业务线立即停掉,管理层带头先只拿一半工资。”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表示。

创投圈复工众生相:红杉一个月投了25个项目

这一个月,VC/PE们把投后管理工作做到了极致。帮被投企业找口罩、额温枪等医疗用品,几乎是每家投资机构都在忙活的一件事。

诚然,强如西北、海底捞等有现金流的餐饮巨头们且需辗转腾挪,更何况散落在各个领域的中小企业了。疫情之下,除了在线教育、生鲜电商、企业服务等个别领域的用户在增长之外,大部分创业公司处于停摆状态,能不能活过这个春天还是未知数。

第二方面原因是消费结构的改变。从生活性服务业来看,如今我国居民收入相比过去已经大幅增加,消费结构的升级是一个大的趋势,人们对于旅游、金融、养老、医疗、教育等服务需求不断增加;从生产性服务业来看,中国已经到了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的关键时期,要支撑起强大的制造业,离不开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物流供应链管理等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福建省有生产能力的10家口罩生产企业已全部复工,口罩日总产量为91.5万个。吴南翔认为,随着省内生产、调拨以及进口的强化,口罩等防护物资供不应求的境况将会得到缓解。(完)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坦言,这段时间工作重点是在投后管理,目前资金是充足的,等到疫情结束以后,要迅速地恢复到正常的投资轨道和步伐。“我们原有计划是今年的投资项目也要跟2019年差不多,去年我们投了70多个项目,今年我们估计也要投60多个项目,但是现在第一季度不能很好地做投资了,就看二季度以后情况怎么样了。”

英诺天使基金春节前最后一周刚签了一些TS,还没有办法开展线下尽调。“投资压力比较大,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资金,三期基金到今年投资期基本结束,四期基金也即将成立。去年大概投了90多个项目,今年的投资金额和规模上肯定比去年更大。”英诺天使创始合伙人李竹说道。

而在投资领域上,高瓴创投会专注于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事实上,这四大领域也是高瓴资本一直以来主要关注的赛道,尤其是医疗健康领域。

像光速中国一样,早早复工的投资机构不在少数。“做好投后服务之余,我们投资团队两周内至少看了100个新项目。”北京一家早期机构合伙人在匆忙结束一个视频会议后,抽空跟记者聊了聊,“整个2月的节奏比往年快多了,每天醒来一大堆事儿等着。”

福建省台港澳事务办公室已发布《致在闽广大台胞台企的信》,希望在闽广大台胞台企进一步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共同防止疫情扩散蔓延;希望各地台协会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团结在本地区工作生活的台胞台企,携手同心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在王戈看来,中国一级市场的估值虚高,在很多领域中国创企的估值水平远高于国外同类的企业。“这是不健康的。对于那些前期追风的机构,这次疫情影响会非常明显。但对于一直比较理性的机构,却是很好的机会。”

“我们原本计划3月底完成融资,大约8个月时间建厂,2020年底新生产线投产。现在路演暂停,公司也还没复工,影响挺大的。”更让李程担心的是,尽管与上海的机构一直保持线上沟通,也做了详细调查,但并未有实质性推进,一切悬而未决。

“再冷的冬季,也不能阻止创新的萌发”。正如高瓴资本给创业者的信中所说:阳光正在向北回归线移动,东南海洋上的暖湿季风逐渐形成,我们这片大陆上的冻土将再次松动,总要有人开始迎接春天了。

光速中国在2月初给被投企业CEO们打了通电话,快速搜集了他们当下最迫切需要帮助的几个问题,分成融资、人力资源及财务几大模块,正式复工第一周即快速上线相关课程,为他们答疑解惑。同时,线下资源的进一步对接也在同期开展。此外,不仅仅是被投企业,宓群说,他们刚刚帮未投的企业也对接了客户资源,希望帮企业渡过难关。

目前,福建有序推进各项联防联控措施。连日来,福建各级涉台工作部门成立了应对工作小组,积极引导和服务在闽广大台胞台企参与做好防控疫情工作,得到了台胞台企积极响应。

王晓红表示,服务业的核心优势是人力资本的优势,也是目前中国最主要的优势。王晓红建议,政府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来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的流入。

前不久,西贝称春节损失七八亿、账上现金发工资最多撑三个月,之后短短几天拿到了银行的贷款救急;而停业两周亏损11亿的海底捞最近也获得信贷资金21亿元,目前第一笔资金已到账。

王晓红指出,目前中国服务业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超过50%,这意味着我国已经进入后工业化社会的重要转折期。在这个时期里,服务业的发展与中国经济所具有的要素禀赋高度匹配,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李程的担忧,映射出不少公司正在面临的困局:融资节奏被打乱,现金流又不足,是否要下调估值尽快拿钱?

事实上,一级市场大环境在前两年就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创投圈出手愈发谨慎,而疫情只不过加剧这一趋势而已。

从来没有哪个春节会让李程(化名)过得如坐针毡。他在武汉光谷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担任投资总监,两个月来,1500万的融资毫无进展,这让他十分焦虑。

“当然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发展不可偏废,没有制造业作基础,许多服务业就没有发展的市场与空间,因此要注意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协同发展,尤其是通过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来提升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能力。事实上,随着5G、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发展,未来制造业与服务业的结合将更加紧密,服务型制造业将成为未来的发展新趋势。”王晓红说道。

此前投资界就曾报道,原本2019年大多数投资机构的节奏就已经明显放缓,开年又受疫情影响,对很多中小基金而言,今年上半年基本就歇着了。

第一方面原因是人力资源结构的变化。近几年来,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受到人力成本、资源、环境等要素的约束,与东南亚一些国家相比,产业优势已经十分微弱。不过,中国的人力资源结构却在发生变化,如今中国大学生数量已位居世界前列,科技人才规模也在国际上领先,这意味着中国不仅需要发展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来吸引就业,同时在发展服务业方面也具有优势。

宓群告诉投资界,他们专门安排了一辆车把CEO从家里接到光速中国的上海办公室,避免跟外界有过多接触。签好TS之后,宓群让同事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以后看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上,刚签完TS的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时隔一周,光速中国又在线下顺利签下第二家TS。

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也在调研中察觉,之前一些企业可能因一些条款而与投资机构僵持,但现在也有松动的迹象。不过,他直言,“前两年有些项目估值泡沫太大,不仅导致下一轮融资非常困难,并且对某些已经投资这类项目的机构来说,估值下调直接影响他们的账面成绩。”

头部机构出手,高瓴100亿杀入早期:“总要有人开始迎接春天”

英诺天使基金面向被投企业组织了一系列线上课程,其中包括法务、人力资源管理、财务等方面的培训辅导,同时帮助一些需求比较大的企业对接客户,了解他们目前需要哪些支持。

疫情期间,对于大多数机构而言,线上办公是唯一的选择。“不能线下活动,只能线上办公,但其实更忙了。”这是很多投资人的普遍感受。

横空出世的高瓴创投,令人惊讶,而从资金规模上看,百亿人民币相当于国内一线VC机构的体量,不但为沉寂已久的VC圈带来一丝振奋,也给了更多正在挣扎中的创业者带来希望。

首先是做好减税降费。一般来说,服务业发达的国家往往税率较低,未来,中国可以在自由港、自由贸易区政策以及减税降费等政策上进一步改革。

“募集1.5亿美元基金的计划延后”:创投洗牌加剧,投资经理开始担心被裁了

而此刻,正是“子弹”充足的VC/PE机构出手的好时机。近日,高瓴资本强势杀入VC,宣布成立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合计规模约100亿元。高瓴创投将以美元和人民币双币模式运作,覆盖从300万元到3000万美元不等的多轮投资策略。

“其实,我们这次融资,估值都可以再谈的。”李程对投资界坦言,公司此前并不打算降低估值,因公司所处市场竞争对手不多、技术门槛较高,产品和服务是生产新冠疫苗、新冠血清和单抗的关键一环,即使疫情期间也有许多客户询问发货事宜。“但是,现在公司产能不够、销售额较小,我担心一季度业绩会成为融资的阻碍。”

至此,福建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1例,其中危重症3例、重症12例,无死亡病例;疑似病例共111例。

公司1月1日启动A轮融资,因接近年关,很多机构都不看新项目,年前基本都是在线联系。当时有一家上海的投资机构对公司挺感兴趣,1月13日他和公司创始人专门飞了一趟上海进行路演,效果不错,约在年后2月3日去上海见机构合伙人,结果疫情导致这次重要见面无限延期。

福建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称,目前,福建确诊、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解除医学观察109人,尚有1932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早前,王冉曾提醒创业者,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节前已经完成了融资谈判但还没有完成交割的企业:抓紧抓紧抓紧;同时做好重谈一些条款的思想准备,因为今年的增长预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

令人意外,原来预计冷清的创投市场开始呈现火热的一面。

这一疑惑在投资人口中得到答案。

募投管退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受到疫情波及。对于一级市场而言,今年是继续深度洗牌的一年,中小型基金生存堪忧。

黄晓黎告诉投资界,他们原本计划2020年募集一支人民币基金和一支美元基金,美元基金目标规模1.5亿,继续沿着金融科技和数据智能基础技术布局。但是目前来看,肯定会往后延迟,“今年募资最起码要推迟3个月。”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